登录 | 注册 | 充值 | 退出 | 公司首页 | 繁体中文 | 满意度调查
综合馆
从“婚姻自由”到“婚姻自主”:20世纪40年代陕甘宁边区婚姻的重塑
  • 摘要

    本文利用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的档案,对20世纪40年代边区婚姻纠纷案例和婚姻政策变化进行了分析.作者认为“婚姻自由”的激进政策源于都市知识分子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对家庭革命的论述以及中国共产党的革命理想,与北方乡村社会的实际格格不入,因此在指导社会改造的具体实践中遭遇挫折.但是在20世纪40年代的法律实践中,基层法律工作者发展出了新的实践原则,即“婚姻自主”,用以处理婚姻纠纷.“婚姻自主”原则避免了“婚姻自由”所引起的混乱,赋予女性当事人选择婚姻的决定权,并试图以此排除父母和第三方对妇女婚姻问题的干涉,从而削弱了父权势力.在若干年的实践之后,“婚姻自主”终于在1978年写入《宪法》,1986年写入《民法通则》,被定义为婚姻当事人的事实权利.从“婚姻自由”的政治口号到“婚姻自主”的法律权利,这一发展过程反映了20世纪中国通过法律实践探索适合中国社会的变革方式.

  • 作者

    丛小平  汪永平 

  • 作者单位

    美国休斯敦大学历史系/西北工业大学人文经法学院

  • 刊期

    2015年5期 CSSCI

  • 关键词

    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  婚姻条例  婚姻纠纷  婚姻自主  法律实践 

参考文献
  • [1] 丛小平. 左润诉王银锁:20世纪40年代陕甘宁边区的妇女、婚姻与国家建构. 开放时代, 2009,10
  • [2] 丛小平. 左润诉王银锁:20世纪40年代陕甘宁边区的妇女、婚姻与国家建构. 开放时代, 2009,10
  • [3]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78年3月5日颁布),第53条,“男女婚姻自主”,载《人民日报》1978年3月8日.. 1978
  • [4] 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1986年4月12日颁布),法律图书馆网站,http://www.law-lib.com/law/law_view.asp?id=3633,2011年9月8日访问.《民法通则》第103条规定:“公民享有婚姻自主权”.. 1986
  • [5] 巴金:《家》,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1981
  • [6] 胡适:《贞操问题》,鲁迅:《我之节烈观》,载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妇女运动历史研究室(编):《五四时期妇女问题文选》,北京:三联书店1981年版,第106-114、115-123页.. 1981
  • [7] 关于“五四”时期推广小家庭的讨论,参见Susan Glosser,Chinese Visions of Family and State,1915-1953,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03,pp.1-26.. 2003
  • [8] Christina Gilmartin,Engendering the Chinese Revolution:Radical Women,Communist Politics,and Mass Movements in the 1920s,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5.. 1995
  • [9] Patricia Stranahan,Yan'an Women and the Communist Party,Berkeley:Institute of East Asian Studi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1984,pp.9-24;Delia Davin,Woman-work:Women and the Party in Revolutionary China,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0,pp.21-23.. 1984
  • [10]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载江西省妇女联合会、江西省档案馆(编):《江西苏区妇女运动史料选编》,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33-35页;又见M.J.Meijer,Marriage Law and Policy in the Chinese People’s Republic,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1971,pp.49-53.. 1971
  • [11]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法》,载江西省妇女联合会、江西省档案馆(编):《江西苏区妇女运动史料选编》,第176-178页..
  • [12] M.J.Meijer,Marriage Law and Policy in the Chinese People's Republic,pp.42-43;Delia Davin,Woman-work:Women and the Party in Revolutionary China,pp.28-29;Patricia Stranahan,Yan'an Women and the Communist Party,pp.9-24..
  • [13] 1937年建立的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处于名义上的全国三级审判制度中.当时为国共合作时期,南京最高法院为名义上的最高法院,而边区高院是二审法院,县级司法处为初审法院.由于陕甘宁边区的政治现实不受南京国民政府制约,边区高院的司法实际上独立于国统区的司法体系之外,客观上造成边区高院成为集二审和终审为一体的机关.1942年经过改革,设立了边区政府审判委员会,履行最高法院职能,但是一年后又废除了审判委员会,1943年重建两级审判模式,又增设了分区高院分庭.参见汪世荣等:《新中国司法制度的基石--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1937-1949)》,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陕甘宁边区法律体系是一个重要的课题,需要广泛深入地研究与讨论.但是因为篇幅与主题所限,无法在这里展开.. 1943
  • [14] 《吴堡县司法处民事判决书》,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365..
  • [15] 同注【44】..
  • [16] 至于“土改”政策在不同地区的实施,请参见Pauline B.Keating,Two Revolutions:Village Reconstruction and the Cooperative Movement in Northern Shaanxi,1934-1945,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7,pp.1-89.. 1997
  • [17] 这个政策的施行也不得不等到1939年陕甘宁地区政局稳定以后.. 1939
  • [18] 刘凤阁(主编):《陇东的土地革命运动》,中共庆阳地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编印,1992年,第2-44页;以及Pauline B.Keating,Two Revolutions:Village Reconstruction and the Cooperative Movement in Northern Shaanxi,1934-1945,pp.65-75.. 1934
  • [19] 《陕甘宁边区婚姻条例》(1939年),载《陕甘宁边区妇女运动文献资料选编(1937-1949)》,西安:陕西省妇女联合会编印,1982年,第54-56页.. 1939
  • [20] M.J.Meijer,Marriage Law and Policy in the Chinese People's Republic,pp.42-50..
  • [21] Delia Davin,Woman-Work:Women and the Party in Revolutionary China,pp.35-40.可是达文没有提供可靠的研究案例就推断边区的婚姻条例并没有实行,这显然和笔者看到的法律文献不相符合..
  • [22] 参见Kay Ann Johnson,Women,the Family and Peasant Revolution in China,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3;Judith Stacey,Patriarchy and Socialist Revolution in China,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83;Phyllis Andors,The Unfinished Liberation of Chinese Women,1949-1980,Bloomington: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83;Patricia Stranahan,Yan'an Women and the Communist Party.. 1983
  • [23] 参见Margery Wolf,Revolution Postponed:Women in Contemporary Chin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85.. 1985
  • [24] 这个观点一直主导着美国学术界对陕甘宁边区的研究和对20世纪妇女史的研究,到现在还被一些重要的学术著作引用,例如Pauline B.Keating,Two Revolutions:Village Reconstruction and the Cooperative Movement in Northern Shaanxi,1934-1945,p.7;还有Philip C.C.Huang,Chinese Civil Justice,Past and Present,New York:Rowman&Littlefield Publishers,Inc.,2010,pp.109-113.. 2010
  • [25] 参见Gail Hershatter,The Gender of Memory:Rural Women and China’s Collective Past,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11;至于美国学术界对20世纪中国妇女问题的研究,参见Gail Hershatter,“State of the Field:Women in China's Long Twentieth Century,"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63,No.4,November 2004,pp.991-1065.. 2004
  • [26] Neil J.Diamant,"Re-examining the Impact of the 1950s Marriage Law:State Improvisation,Local Initiative and Rural Family Change," The China Quarterly,No.161,March 2000,pp.171-198. 亦 见 Neil J.Diamant,Revolutionizing the Family:Politics,Love,and Divorce in Urban and Rural China,1949-1968,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00.. 2000
  • [27] 黄宗智:《离婚法实践--当代中国民事法律制度的起源、虚构和现实》,载黄宗智(主编):《中国乡村研究》第4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1-52页.. 2006
  • [28] Kay Ann Johnson,Women,the Family and Peasant Revolution in China,p.9.在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费孝通在他的江南研究中指出,中国乡村的农民家庭是小型家庭,较大规模的士绅家庭数量并不多,且主要存在于城镇.参见Hsiaotung Fei,Peasant Life in China:A Field Stud of Country Life in the Yangtze Valley,London:Kegan Paul,Trench,Trubner& Co.,Ltd,1939,pp.27-29.中国学者有关20世纪30年代以来到当代乡村家庭的最新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他们相信三代同堂的大家庭其实只是儒学的理想而已,并不是中国社会的现实.参见谭同学:《桥村有道:转型乡村的道德、权力与社会结构》,北京:三联书店2010年版;秦燕、胡红安:《清代以来的陕北宗族与社会变迁》,西安:西北工业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1939
  • [29] 如果没有特别注明,有关描述这个地域社会风俗的情况来自于下列文件及学术著作:《各县有关的风俗习惯》,载《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文献》,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57;洪彦霖:《清涧的婚俗》,载《解放日报》1942年11月3日、4日;前南京国民政府司法行政部(编):《民事习惯调查报告录》,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799-833页;丁世良、赵放(主编):《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西北卷》,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9年版,第109-126、184-190页;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编):《陕北民歌选》,新华书店,1949年,第1-120页;华池县志编纂委员会(编):《华池县志》,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55-156页;甘肃省庆阳地区志编纂委员会(编):《庆阳地区志》,兰州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919-924页;秦燕、岳珑:《走出封闭--陕北妇女的婚姻与生育(1900-1949年)》,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21-162页;秦燕:《清末民初的陕北社会》,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87-128页.. 2004
  • [30] 柔石:《为奴隶的母亲》,史诺译,上海:世界英语编译社1947年版.. 1947
  • [31] 除了笔者看到的这一地区的资料,苏成捷也在他对中国清代其他地区法律案例的研究中得出同样的结论.见Matthew Sommer,“Making Sex Work:Polyandry as a Survival Strategy in Qing Dynasty China,”in Bryna Goodman and Wendy Larson (eds.),Gender in Motion:Divisions of Labor and Cultural Change in Late Imperial and Modern China,New York:Rowman&Littlefield Publisher,Inc.,2005,pp.29-54.张志永对于20世纪40年代中国华北革命根据地的研究也表明了同样的情况.参见张志永:《华北抗日根据地妇女运动与婚外性关系》,载《抗日战争研究》2009年第1期,第77-86页.. 2005
  • [32] 《各县有关的风俗习惯》,载《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文献》,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57..
  • [33] 和约翰森认为所有男性主导家庭的观点不同,达文客观地认为年长女性在家长制度下也拥有权力(参见Delia Davin,Woman-Work:Women and the Party in Revolutionary China,pp.49-50);而约翰森为了把男性统治作为批判的目标,强调男女有别是中国家长制的基本形式,为了强化这一点,她将入赘婚姻视为是对常规的背离,是对妇女的羞辱而不是男性的顺服(参见Kay Ann Johnson,Women,the Family and Peasant Revolution in China,p.12).然而,陕甘宁边区的文化证明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
  • [34] 陕甘宁边区法院有关离婚和订婚的诉讼文件显示,这些纠纷往往发生在家庭之间而非个人之间..
  • [35] 见Dorothy Ko,Teachers’of Inner Chamber:Women and Culture in Seventeenth-Century Chin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4;Susan Mann,Precious Records:Women in China's Long Eighteenth Century,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7;Patricia Ebrey,The Inner Quarters:Marriage and the Lives of Chinese Women in the Sung Period,Berkeley,CA.: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3;and Kathryn Bernhardt,Women and Property in China,960-1949,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9.这些研究表明,明清时代上层士绅家庭的知识女性能够在家长制下想方设法开辟属于自己的空间.同样,较低社会阶层以及乡村的女性也有能力以不同方式在家长制下为自己经营一片空间.. 1994
  • [36] 不论是在明代晚期、清代早期、民国时期,还是1950年以后编写的当地地方志中,都不见有这种风俗的记录.. 1950
  • [37] 《陕甘宁边区婚姻条例》(1939年),第11条,载《陕甘宁边区妇女运动文献资料选编(1937-1949),第5456页.. 1939
  • [38] 这不仅是陕甘宁地区社会的风俗,也是全国普遍的传统婚姻习俗.参见郭松义:《伦理与生活:清代的婚姻关系》,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第121-123页.. 2000
  • [39] 事实上,民国时期的《民法通则》考虑到了订婚状况及其相关礼品,但它把彩礼当作一种有条件的“捐赠物品”,期待受赠人履行婚约并以同样价值的嫁妆相交换.参见M.J.Meijer,Marriage Law and Policy in the Chinese People’s Republic,pp.26-27..
  • [40] 1944年之前地方政府收集的统计资料把两者归为一个类型,统称为“婚姻纠纷”.要搞清楚具体案件是离婚还是退婚就不得不对每个案子进行具体研究.地方干部在向上级部门汇报的时候也没有对两者进行区分,所以先前的不少学者引自这些报告的离婚数据有可能是不准确的..
  • [41] 雷经天:《边区司法工作报告》,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175..
  • [42] 《边区的婚姻问题》,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4,目录号1,卷号66..
  • [43] 地方志显示,中国共产党到达之前这一地区的男女性别比例大约是:总人口中的53%-55%为男性,45 %-47%为女性.这个比例在地区间有所不同,见甘肃省庆阳地区志编纂委员会(编):《庆阳地区志》,第519页.这种不平衡并非出于对女性人口的限制,而是由于医疗卫生条件太差,年轻女性往往因为生育时遭遇难产或产后并发症而失去生命.延安性别比例的不平衡在1938年之前一度达到30(男)比1(女),1941年大约为18比1,1938年之后因为城市女学生不断增多,性别鸿沟才逐渐缩小,但是1944年仍为8比1.参见朱鸿召:《延安日常生活中的历史(1937-1947)》,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83页.. 2007
  • [44] 法币是由南京国民政府在1935年发行的纸币.发行时规定1个银元等于1元法币,但是从1940年起法币迅速贬值.在一些国民党统治区,20世纪40年代中期贬值到1银元兑换1000元法币,40年代晚期贬值到1银元兑换2000元-3000元法币.在边区,法币贬值相对较慢.另一方面,陕甘宁边区政府在1941年也发行了自己的货币--边币,试图建立自己的货币体系,以减少法币贬值带来的冲击.40年代头几年在边区大部分地区,边币、法币与银元同时并存,互相流通,但是40年代中期起,边币逐渐取代了法币与银元.边区政府起初设定1元边币等于1元法币.然而通货膨胀让边币贬值,最后在1元法币兑换9元边币的价位上逐渐稳定了下来.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49年.参见华池县志编纂委员会(编):《华池县志》,第528-530页;黄正林:《陕甘宁边区乡村的经济与社会》,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04-119页;朱鸿召:《延安日常生活中的历史(1937-1947)》,第3-24页.. 2006
  • [45] 《婚姻问题与婚姻条例》(1945年),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72.. 1945
  • [46] 根据文献记载,二成礼在很多地区一直到20世纪40年代中期才出现,是通货膨胀时期才形成的做法.参见关中地区法院:《为澄清买卖婚姻如何处理》,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39..
  • [47] 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陕甘宁边区婚姻问题与条例》,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72..
  • [48] 《徐智庭诉曹金贵与景福荣》,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1923.在边区高等法院档案中,具体案例的名称复杂且不统一,因此笔者在引用时,按照案件当事人的姓名来命名具体案件,下同.. 1923
  • [49] 陕甘宁边区政府民政部:《陕甘宁边区婚姻问题汇集》(1943年),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4,目录号1,卷号65.. 1943
  • [50] 《封彦贵诉张进财案》,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842..
  • [51] 《封彦贵诉张进财案》,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842;《马锡五同志的审判方式》,载《解放日报》1944年3月13日.. 1944
  • [52] “封彦贵诉张进财”一案中,捧儿的父亲带她去乡政府表达反对订婚的意见,见2007年7月7日对封芝琴(捧儿)的访谈.. 2007
  • [53] 《怎样禁止买卖婚姻?》,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40.贫穷的男方家庭要支付很大一笔彩礼给女方家庭,越是富裕的家庭给新娘支付的就越少,因为女方家庭非常关心新娘未来家庭的生活条件..
  • [54] 《边区推事审判员联席会议发言记录》(5),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80..
  • [55] 《边区推事审判员联席会议发言记录》(7),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81..
  • [56] 1944年《修正婚姻条例》最终确立了关于订婚的规则,于是1945年的退婚纠纷数据从离婚数据中分离了出来.. 1945
  • [57] 原文如此,应为“精神病”..
  • [58] 《张维金诉白凤林》,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1332..
  • [59] 《陈志芳诉李汉城》,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1340..
  • [60] 《修正陕甘宁边区婚姻暂行奈例》,载《陕甘宁边区妇女运动文献资料选编(1937-1949),第192-194页.. 1937
  • [61] 同注【44】..
  • [62] 同上..
  • [63] 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为处理婚姻案件中不得再由女方赔米》,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365..
  • [64] 同注【44】..
  • [65] 《陕甘宁边区婚姻条例》(1946年6月4日),载《陕甘宁边区妇女运动文献资料续集》,西安:陕西省妇女联合会编印,1985年,第422-424页.. 1946
  • [66] 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陕甘宁边区婚姻条例解释》,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72.这个解释是边区高等法院在1945年边区法律大会上为1946年修正婚姻条例而准备的文件.. 1946
  • [67] 《徐生有麻富贵案》,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1574..
  • [68] 例如“王明选诉刘治邦”一案(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29)和陈鱼的离婚案(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842)..
  • [69] 同注【21】..
  • [70] Paul A.Cohen,Discovering History in China:American Historical Writing on the Recent Chinese Past,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1984,p.14.《汉语大辞典》中的“自由”词条也包含了两种基本含义,即其词源上的传统含义,以及由翻译英语“liberty”、“freedom”所得到的含义.见《汉语大辞典》(普及本),上海:汉语大辞典出版社2000年版,第2185页.. 2000
  • [71] 同注【21】..
  • [72] 《孙善文诉王生责》,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1495;《连胜海诉何祥林》,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1407..
  • [73] 《婚姻问题材料》,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4,目录号1,卷号66..
  • [74] 《修正陕甘宁边区婚姻暂行条例》,载《陕甘宁边区妇女运动文献资料选编(1937-1949)》,第192-194页;《陕甘宁边区婚姻条例》(1946年6月4日),载《陕甘宁边区妇女运动文献资料续集》,第422-424页.. 1937
  • [75] 关于为什么会将婚姻原则由“自由意志”改为“自愿”,1946年边区高等法院有一个解释.而且,为什么没有用“自主”一词而用“自愿”,边区高院的文件也有某种暗示.关于自由、自主、自愿在词源和语义上的区别,以及在革命根据地实践中的发展、边区高院修正的考虑等等具体过程和细节,由于篇幅限制,本文无法展开,但在笔者即将于2016年出版的新书中有比较详细的讨论.见Xiaoping Cong,Marriage Law and Gender in Revolutionary China,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46
  • [76] 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判决书集成》,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29..
  • [77] 《白治民致高岗函》,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4,目录号2,卷号170..
  • [78] 《顾加优诉蔡明琪和白氏》,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1329.至于白氏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法律文件中并未记载,但是我们可以推测,当兵的顾加优并不能为白氏提供安定的生活.笔者在《左润诉王银锁》一文中考察了当时抗属妇女的心态,她们希望丈夫能够常在身边,不愿意自己在家守空房..
  • [79] 高等法院:《指示信3号》,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33..
  • [80] 同注【42】..
  • [81] 《各县讨论处理离婚案件决定办法及婚姻政策》(1943年),西安:陕西省档案馆藏,全宗号15,卷号43.. 1943
  • [82]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各抗日根据地目前妇女工作方针的决定》,载《陕甘宁边区妇女运动文献资料选编(1937-1949),第162-164页.. 1937
  • [83] 蔡畅:《迎接妇女工作的新方向》,载《陕甘宁边区妇女运动文献资料选编(1937-1949),第167-171页.. 1937
  • [84] 关于妇女在大生产运动中赢得经济独立的讨论,见Patricia Stranahan,Yan'an Women and the Communist Party,pp.58-86..
  • [85] 《婚姻自由与婚姻自主权的区别》,婚姻法律网,http://www.lihun99.com/jh/hyzzq/1007011263.html,2011年8月8日访问.. 2011
查看更多︾
相似文献 查看更多>>
100.24.122.228